国产AV天堂

“區域有品牌,國內有特色,國際有影響”的高水平商學院

教授觀點

當前位置: 首頁>>教授觀點>>正文

從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院訪學歸來的幾點感想和建議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保羅尼采高級國際研究院(The Paul H. Nitze School of Advanced International Studies,Johns Hopkins University,以下簡稱SAIS)坐落于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是世界頂尖的國際問題研究智庫。自1943年成立以來,服務于全世界140個國家和地區。中國現任駐美大使崔天凱以及美國前任國務卿奧爾布賴特都是SAIS的校友。SAIS作為全球國際問題研究排行前3的院校,以其特殊的區位和學術優勢,贏得了全球同行的尊重。我有幸于20143月至20153月期間進入SAIS做訪問學者,為期12個月。在訪學的一年間,讓我感受最深刻的是其頗具特色的研究生培養模式,其中某些方面對我院建設高水平的國際化的研究型學院有值得借鑒的地方。

培養模式:極具國際視野

作為一所高等國際研究院,SAIS有國際化的校區和學生來源,能夠努力為學生提供出國實地考察機會,這樣就為高規格的研究生教育拓寬了渠道,奠定了基礎。從生源構成看,SAIS的外國學生占到總數的40%,而且區域多樣化,比較均衡地分布在歐洲、非洲、亞洲、拉美和中東各地。每次在SAIS進行研討的時候,我都深刻感受到自己就在一個微型的聯合國,不僅有著不同學術觀點見解之間的交鋒,更有著思維方式和文化背景的相互碰撞。

    SAIS教育的主要目標是培養國際事務領域的實務型人才,所以特別重視幫助學生走出國門到國外實地考察。除了聯邦政府、國際組織、基金會、智庫和跨國公司提供實習機會外,研究院內有些學術單位也提供正式的國外暑期實習項目。例如,南亞項目和東南亞項目在我訪學期間就曾兩次組織學生赴印度、尼泊爾、緬甸等國家考察。

授課方式:以閱讀為基礎的討論與對話

SAIS的授課方式也與我國同類研究院有很大不同。SAIS的研究生教學,非常注重通過對話與討論激發學生的興趣和能力。當然,這種教學模式的前提是依靠學生扎扎實實的閱讀與思考。20149月至12月我旁聽了一門碩士研究生課程,名為“中國與印度崛起的比較研究”。上課時以研討方式(seminar)進行的,由兩名教授共同主持,一名是印度問題專家、一名是中國問題專家。兩位專家經常會在課堂上唇槍舌戰,讓我們這些聽眾大呼過癮,超級享受。在我上第一堂課時,教師發給每位學生一份10頁紙的教學大綱。內容包括課程目的、要求、考核形式和教學時間表等。在時間表部分,教師列出了每次課的主題和四、五本參考書目或文章,并清楚寫明這些文獻需要閱讀部分的起始頁碼。要求每個學生閱讀后各寫出一句話觀點(proposition)并標明出處于課前5小時發給教師和其他同學。此外,教師還在大綱上列舉出每堂課將要討論的四五個問題。

占總數四分之三的理論課(共 9 次),是由教師講解和對學生觀點的解釋和發問兩部分組成的。在第一部分,教師每講完一小段就會問大家是否聽懂,有無問題(questions)和評論(comments)。 這時就會有學生舉手,或表達質疑,或發表個人見解,教師有時要作出回應。在第二部分,事先匯總的個人觀點已經人手一份,由教師指定發言順序。得到發言機會的學生首先朗讀自己的觀點,然后進行闡釋。 隨后,教師和其他同學會針對這一觀點進行提問或評論。 教師控制討論節奏,同時穿插對有關重要問題的講解。因為參考資料具體明確,有備而來的同學們的研討思路都在一個主題框架內展開,既能加強討論深度,又不至于天馬行空讓人覺得不知所云。我深感這樣的討論模式既能緊扣學習的內容,且課堂氣氛頗為積極活躍。

另外四分之一的課時是案例課(共 3 次),穿插在上述理論課時中間。案例根據自己的興趣在第二次課時選定。教師鼓勵案例選擇的多樣性。上案例課之前,教師會為每個人的案例提供一個參考書單。 課上還是老師指定發言順序,每個人對自己的案例進行闡述,隨后由其他人進行提問和評論,教師依然作為一個平等成員參與其中。經過三次課的漸進式研讀,特別是課上的討論和反饋,學生們對自己所選案例的認識也愈加全面而深入,教師在最后一課的總結中也往往會對此表示肯定。

幾 點感 想

通過對于 SAIS 研究生培養方式與培養特色的考察,結合我院研究生教育的情況,特別是自身的親身經歷,我想 SAIS 的研究生教育至少有以下幾點值得我們思考或借鑒。

關于碩士生入學資格與畢業成果的考核與設定。與我國同類研究院的要求相比,SAIS 對學生的要求算得上是“嚴進嚴出”。 “嚴進”不但體現在 外語高分數線和高額學費上,而且體現在對于入學前經濟學基礎的高標準要求上。 “嚴出”則表現在,SAIS 學生要想畢業,必須通過多場筆試和口試,而不是交幾篇論文即可了事。作為一個培養實務人才的專業研究院,SAIS注重的是實打實的知識、技能和方法,因此考試能更好地檢驗學生兩年所學。以 SAIS 作為參 照,我們有必要重新思索碩士生培養目標與培養方式之間的關系。

關于博士生的培養模式與方法。 基于對自身的定位,SAIS 保留了一個小的博士生招生規模。這也意味著博士生培養的更高標準和更嚴要求。與國內很多研究院不同,SAIS 對于博士生有掌握兩門外語和駕馭國際經濟學的要求。這表明博士生不但要比碩士生讀更多的書,而且在語言和分析工具上也要技高一籌。這種模式培養出來的不會是書呆子,而是對于國際情勢和復雜問題具有敏銳感知力 和深刻洞察力的高級人才。

關于教學方式和作業批改。 首先,就教學本身而言,SAIS 教師給學生提供的參考文獻精確到頁碼,而我們有些教師會把一學期用的一長串參考書目一股腦給出,而每次課只告訴學生要講的主題。這樣,學生在閱讀時無的放矢,哪里談得上消化、反饋和互動呢?而且,如果不限定某一節課的閱讀材料,學生的討論甚至教師的思路就很難扣住主題。其次,對于學生作業的批改方式,SAIS 的教師不但會依據嚴格的標準進行仔細的評判,而且能夠逐條指出學生有價值的觀點或思路。而國內碩士生交了論文作業,很多情況下最后只知道一個分數,從教師那里再無其他反饋。最能反映教學效果的作業,被這樣簡單處理,學生也失去了從教師的批改中受到啟發繼續提高的機會。這不僅僅是一個態度問題,還牽扯到研究生培養的終極價值問題。

   以上是我訪學回來的一些感想和建議。我對學院能推薦、批準我赴美訪學表達深深的謝意!回國半年,經常還在夢中浮現美利堅生活、學習的種種情境,令人無限回味。我也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再有機會走向海外,進一步地提升自己的學術水平、拓展自己的國際視野。商學院國際化發展正處于起步階段,需要大量的國際化人才的支持。我愿意為學院的國際化事業盡一份綿力,祝愿學院的發展越來越好,早日建成“區域有品牌、國內有特色、國際有影響”的高水平研究型商學院

上一條:梁權熙、曾海艦:《獨立董事制度改革、獨立董事的獨立性與股價崩盤風險》